花未央人未葬

【血源诅咒】牺牲(阿尔弗雷德/猎人)R级

亚楠腥臭的街道上游晃着嗜血的怪兽,对血液的渴望就如同他们还尚存理智时渴望血疗一般。被暗夜和血月侵蚀神志的人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猎人握紧了手中的锯肉刀,被热血浸湿的感觉让他渴望。随着几声怪兽的惨叫,原本被火把映照的街道变得昏暗,死寂。

猎人粗重地喘着气,斗篷上满是腥臭的血液,暗夜的寒冷让人体力不支。灵敏的听觉让他觉察到附近还有生物的动静,扛上锯肉刀便又是一轮的厮杀。

在消灭了缠人的猎犬之后他又一次回到了第一次和金发男人见面的地方,他......还没有回来吗?自从自己把那封该隐赫斯特的邀请函交给他之后猎人便一直在担心这件事和这个洛加留斯的衷热狂徒。直到他在女王的房间遇到浑身浴血,心志疯狂的阿尔弗雷德。

猎人抱着双手感叹着这件事,他凝视着阿尔弗雷德曾经站立的那个地方,眼睛里满是说不出来的情感,所有和他相识的人下场都不怎么样。 

猎人感到一阵疲倦,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的,都没法阻止他想要在安全地点休息的欲望,他只希望自己不要睡着,不要又在另一场噩梦里醒过来。他盘腿坐下,抖落斗篷,聆听着周围的死寂。

他感觉有人站在自己背后,而他没有放松警惕,即使在放松的时刻。握紧锯肉刀的手向后劈砍去,却被对方轻易躲过,转身看清对方的时候猎人才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我的朋友!”

阿尔弗雷德摘下了形状怪异的厚重金属头盔,脸上却一点重逢的喜悦都没有。反而的他的眼里有着某种可怕的狂热,猎人不禁后退一步。

“你不必害怕,我是来告别的。“阿尔弗雷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走向猎人。

他的忽然靠近未免让人有些紧张,但随即猎人便被拉进一个拥抱,那个拥抱甚至还在慢慢收紧。

“我是来告别的。”他又声音颤抖地重复了一遍。

“阿尔弗雷德…….”

忽然对方将全部体重施加到了猎人身上,他被压倒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身下,被迫四目相对。然后他发现对方是在索求一个吻,这真是很奇怪,一个男人向另一个男人索吻,但猎人还是吻了他。对方的双手压在了猎人的后脑勺上加深了这个吻,他能感受到金发男人的体温,那温暖让人忍不住靠近。而他的身上满是血液的腥臭,阿尔弗雷德却一点也不嫌弃地将他抱紧。

“等等……“阿尔弗雷德的双手游移到了猎人的大腿内侧,隔着布料摩挲着那下面的皮肤。猎人的话语让他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那双手更加不安分地伸进猎人的衣服下摆,揉捏着腰侧敏感的皮肤。

他正在被彻底地打开,快(和谐)感伴随着疼痛,颤栗在每一次身体里的火热划过敏感点时袭来。他快要到达顶点,但对方的欲望却没有半点松懈的意思,一次又一次将他拖拽进情(和谐)欲的深渊。他忍不住高喊对方的名字,这令他感到很满足,在此刻他是彻彻底底地属于对方了,此刻他愿意为他牺牲一切,而不只作为朋友。

在这场漫长的梦境里他不清楚自己被(和谐)干了多少次,他只知道自己最后声音嘶哑,浑身止不住颤抖地被阿尔弗雷德放在了小教堂的角落。猎人昏睡过去,在梦境里又再次醒来。

当他再次前往的时候只见到那个发光的符文留在男人曾经站立的地方,阿尔弗雷德却再也不知去向。

 

 


评论(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