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ETH

LONG HARD ROAD OUT OF HELL

我私人的爱达荷


记忆里童年的破旧农场从昏暗无云的天空中轰然坠地,摔得粉碎,残片一块块散落在周围稀少的草木丛里。

麦克从路旁的沙地上醒来,在眼前的直达天际的是无尽的、漫长的路,夜风吹得人阵阵发凉。荒漠和夜风对着彼此缠绵呼啸,路上没有一辆车经过,远方也看不到城市的灯火,他被孤独地抛弃在这里了,白天路过的人还顺手拿走了他的鞋。
他学着斯科特的样子给自己搭了个和那天一样的篝火,被点燃的火星升起,在周围的黑暗中安静地舞蹈。麦克坐了一会儿,裹紧了身上的单薄外套,掏出了口袋里仅剩的一根皱巴巴的香烟,化成细丝的烟雾缓缓上升。
第一个幻象,在白色的房子里,母亲在为父亲煎烤一块小牛排。
第二个幻象,他们在朝他挥手,为他在大学毕业典礼上庆祝,他揽着一位姑娘。
第三个幻象,斯考特,黑色头发的高挑身躯在他前面走着,秋天的树叶纷纷落下。
......
最后的幻象,斯考特在葬礼上向他走过来,而他把那朵金黄色的向日葵揉碎在他的手心里。他们突然相视大笑,他带着他一起跳舞。

烟火燃尽,在逐渐暗淡后彻底熄灭。
他希望自己不再醒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