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第二章

彼岸花开
清晨的雾很大,我只能看清离我很近的蔷薇花。在那迷雾面前我甚至分辨不清方向,于是只得漫无目的地乱逛。终于,我发现在那红色的蔷薇中依稀夹杂着几株白色的蔷薇花,分外显眼,或许我已经知道走出去的方法了。
跟着那些白蔷薇,走了很久很久,似乎没有尽头,但当我近乎失望时却又忽然看到一扇崭新的雕花的门,四周没有围栏,那扇门孤零零地独自立在那里,就像一个墓碑。
我踏出墓园的那一刻,那些迷雾就再次将墓园遮住,就像是有人刻意用雾将它藏住一样。我的四周静悄悄的,踌躇了些许时间后我还是迈开了步子,虽然我害怕自己会迷失在这雾中,但是眼前似乎只有这条路了。我沿着出现在眼前的这条狭窄的小路快步地疾走着,心底莫名地升出一股焦虑。两边森林里树叶都落光了,树干漆黑得如墨染过一般。迷雾在树林中飘荡着,若隐若现中产生的错觉折磨着我,那树林之中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徘徊,给人一种压抑绝望的感觉。我的眼前只有这一条路,所以我也只能一味地向着前方走,我不敢回头,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走了很久之后我才再次平静了下来,因为在不远的地方,一个小镇突兀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但这并没有让我高兴太久,我渐渐地发现这个地方的一切好像都是静止的,而且所有东西的颜色都像雕塑那样,是灰白的、冰冷的,包括那些街上正在行走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的行人们。四周有许多的建筑,但是最显眼的是那座全镇最高的建筑,那是一座天主教的教堂,外观华丽而又神圣肃穆。它和我见过的教堂都不一样,它居然是黑色的,就像那树林中的树木一样,教堂的塔楼上挂着一个大钟。我走过去想推开它的门,但是就如我看到的那样,它就像一座巨大的石像,冰冷而坚硬,根本就推不动。
我只好暗自在心里自己嘲笑自己。在镇中转了一圈,我忽然感到孤独而又乏味,于是我索性朝着那条出城的小路去了。这次我走进了一个森林,不同于前面的是,这次的森林里面的树木十分高大,于是走在里面的时候我也就没了那种恐惧和忧虑。这里很美,不时还有溪流的水声和鸟儿的鸣叫传入耳中。
这令我的心情愉悦了很多,虽然不知道我以前是个怎样的人,但是现在忘掉了一切却让我无比地自由愉快。森林中繁花蔓延,颜色各异的花之中却没有红色的花,有的都是些白色、黄色、蓝色的花,兴许红色的花在这之中会显得很惹眼吧。又或许红色的花太少,已经被湮灭了呢?在那些白色的花身上我看到了希望的光芒,是那样的纯洁高贵。
忽然之间那森林便走到了尽头,一条不宽的小河横在我的面前,不过在小河之上倒是有一座小小的木桥,木桥之上一盏孤灯昏暗的光映照着小河潺潺流淌着的,深黑色的河水。河的对岸,一片红色的花海延伸至天边,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到了黄昏时分,红色的夕阳如血一般,那些花微微地摇颤着,只是偶尔微风掠过之时发出沙沙的轻响。
我完全融化在了那刚才是惹眼,现在却又无比妖娆独立的红色之中——红色的曼珠沙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