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第五章——门后的梦境

医院的回忆

你常常做梦吗?我深陷其中无法逃脱。
医院的灯光昏暗闪烁着,年幼的安洁莉娜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等候着,她并不焦虑,因为在手术室中等待死神宣判的并不是任何一个她的亲人或朋友。在她的左边坐着一个消瘦的中年女人,脸上露出憔悴痛苦的神色,虽然已是浑身的倦意,但悲伤占据着她心头更多的位置。
安洁莉娜时不时小心翼翼地往门里张望,她最喜欢的阿姨安娜正在里面给今早那个被马车撞得神志不清的中年男人做手术,安娜是医院里唯一的女性外科医生,安洁莉娜总是觉得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独有的魅力,让人着迷。
忽然之间,手术室里的人影停了下来,有的人似乎在祷告,而安娜低垂着头,安洁莉娜知道,她一定是在流泪,她曾看过安娜无数的泪水,不管是为了死去的病患还是重见希望的生者。那个消瘦的中年女人站起身来,用手掩着面孔,小声地啜泣着,但悲伤已经蔓延到了整个医院的走廊,深夜的医院静悄悄的。安娜推开门走了出来,看来她已经没必要将这痛苦的消息说出来了,安娜用黯然的神情看向安洁莉娜,她们就像心照不宣的多年老友。她们之间的相似实在太多,安娜是父亲的妹妹,他们一样都有家族遗传的红发,以及爽朗纯洁的内心。
安洁莉娜往走廊的另一端望去,她抑不住心头的兴奋站起来拉住安娜的手。月光洒进走廊,照在死神的金色双瞳上,诡异的笑容伴随着他的到来。格雷尔一如既往地来到这所医院收割灵魂及走马灯,安娜低垂着头,手中紧握着安洁莉娜的手,而安洁莉娜却眼睛发亮地看着走廊的另一头,兴许孩子能看到更多成人看不到的东西。
今晚只有格雷尔在这一片区值班,他的最后一项工作就在这儿,往手术室进去的时候他停了停,朝一脸腼腆兴奋看着他的孩子露出了笑容,他们也同样心照不宣地对视着,格雷尔和安洁莉娜也是朋友。
安洁莉娜闭上眼睛,格雷尔果然来了,她每次见到格雷尔时内心都会止不住地开始翻滚,就像两年前她和格雷尔第一次搭话时一样——这种感觉永远也忘不掉。


这就像是命中注定一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