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第六章——回忆(2)

安洁莉娜从小就不同于家族里的其他孩子,她没有姐姐瑞秋那么独立外向,内敛腼腆的性格简直跟任何一个人都不相像。就算是在每一次的家庭宴会上,她也一直都是默默地一个人,仿佛永远置身于家庭和欢乐之外。直到之后遇到安娜的时候,她才真正明白,原来自己并不是家族里唯一的一个局外人。
安洁莉娜八岁的那一年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天真快乐,她比姐姐要轻松,不必在人前强装淑女,学习的任务会在她十岁时才开始。此时的伦敦虽然灰暗而又恶心,到处充满了无所事事的酒鬼、流浪汉,但年幼的安洁莉娜不会在意这一切,她怜悯那些痛苦可怜的人们,不同于其他贵族对他们只会抛冷眼。
那天的傍晚一切都异常地寂静,太阳已经接近地平线的边缘,安洁莉娜逃出家庭的视线,流连在泰晤士河畔,不得不说这儿在日落时分真的是整个伦敦最美的地方了,反射着落日红色、金色的霞光,远远地能看到远方远去的船只,就像开往那个安洁莉娜一直向往的充满金色光芒的梦中之地。安洁莉娜看着不远处古老的伦敦桥,华丽壮观,但此时她已找不出任何的别的词藻来形容,因为她看到在桥的最顶端,一个鲜红的身影正和红色的霞光融合一体,准确地说,他和安洁莉娜一样有着一头稀有的红发。
而此时,一个打扮得考究而又严肃,脸上却是一脸无奈和麻木神情的绅士忽然纵身跳入了河中,巨大的动静让一旁路过的妇女发出惊叫,安洁莉娜回过神来,她用双手死死地抓住沿河的栏杆,焦急地往河的对岸和四周不停地张望着,有人会救他吗?但直到治安警/员到来之前她没看到一个人肯舍身往冰冷的河里跳。安洁莉娜忽然间想到了之前的那个人,她猛然地抬头,看到那个人皱了皱眉头,稍过迟疑了一会儿便跳入河中,手中居然还很夸张地拿着一把电锯。他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了极其优美的弧线,如同飞鸟一般一头扎进了河中。安洁莉娜仿佛看到了希望,她激动地握紧了栏杆。
但直到那个人出来之前,她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下去了很长一段时间,安洁莉娜隐隐地担心着。忽然水面开始泛起波澜,她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刚刚跳下去的人又如同游鱼一般跃出了水面,直到他在自己的身边抖落着身上的水珠。他的身上是黑色紧身的西装,不同于他的笑容。他的眼镜框是红色的,有着长得夸张的眼镜链,此时镜片上的白色水雾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红色短发也同样彰显着他不羁的个性。安洁莉娜只觉得自己已经傻傻地盯住他好久,直到那人转身开始迈着略为轻佻的步子离开。此时的她心里实在有太多的疑问:为什么没有一个人为他的举动感到惊奇?为什么他在水底那么久都没事?为什么....好像只有我看到他了?!安洁莉娜甩了甩脑袋,这些问题如果不去找那人问个究竟,那估计永远也想不通了,她急匆匆地跟了上去,同时又那样小心翼翼,但傻瓜都能看出她此时的不自然。


格雷尔今天的全部任务都已经完美结束了,在死神新人考核中全A的他早已成为了一名独当一面的死神。今天的伦敦气氛十分微妙,寂静得让人就连寻欢作乐的心都没有了,今晚格雷尔将在伦敦渡过,明天就是休假前的最后一天了,也是又一波新人即将到来的时候。
格雷尔喜欢夜晚,明显晚上的时间更为自由,他不禁觉得很好笑,后面的那个小鬼到底对自己有哪一点好奇的地方,居然跟着他走了那么久。他也不禁觉得好奇,当他从河里跳上来的时候,那个小鬼看着自己的神情就好像她能看见自己似的,要知道一般的人是看不到死神的,除非死神有意的显示出自己,或者,那个人命中注定和死神有交集。但格雷尔知道这种情况实在太少,而且他也不相信自己会和这种的人类小鬼有交集。
他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了,至少那儿够安静,不会有阴暗小巷里汇集着的醉鬼和娼/妇。
安洁莉娜傻傻地跟了不知道多久,感觉自己都快迷路了,她在等待着,如果前面那个人停下注意到她的话。她在想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以及她已经在心里预演了无数次的画面。她看到那人越走越远,自己也不禁加紧了步子,她已经无暇顾及家人的担心了,自己反正从小就像是多余的存在,自己生活中的乐子还算少的吗?
此时的街道上已经灯火通明,但黑暗也在每一个阴暗的角落蔓延开来,犯罪和肮/脏交易都在无声地进行着,那是安洁莉娜注视不到的危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