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第七章——回忆(3)

火光

格雷尔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在阴暗窄小的巷子里回响着,周围黑暗中悸动着各种各样的肮脏。安洁莉娜小心地跟着,天色越来越暗,她似乎丝毫没有留意到这一点,就好像前面的那个人就是她的引路灯。猛然一转,前面的巷子里似乎有一伙人在进行着某些交易,但安洁莉娜只闻到他们身上刺鼻的酒气,他们的略显粗鲁的笑声在巷子里听起来跟老鼠的吱吱声没什么两样。安洁莉娜看到那个红发的男人就那样闲散地走了过去,那群人就好像根本没看到他。她犹豫了一会,打算猫着腰从他们的身边溜过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鸣哨声打破了现在还算不差的局面,只见夜间巡逻的警/员已经大声呵斥着,朝这边冲了过来。那群人像受惊的老鼠一般四散逃离,但眼见他们已经被包围在了这个三面互通的小巷里,安洁莉娜离他们很近,也被围困在了里面,她心里紧张而又焦急,她往巷子的另一头望去,那个人的影子已经渐渐隐入了前方的黑暗中,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靠着墙站立着。
这简直糟糕透了,那群酒鬼正在进行的毒/品交易被逮了个正着,而安洁莉娜又恰好在这里充当了“目击证人”。但这群酒鬼的脑子就像是被铁锈起来了一般,他们之中的一个竟然拿起酒瓶点燃朝着围堵过来的警/员扔了过去,虽然没有砸中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但燃烧的火焰阻挡了他们的前进。但这样的做法也正好把他们自己变成了瓮中之鳖,火焰点着了那一堆废弃的木柴,火焰简直将他们团团围住。他们之中的人有的露出惊恐的神色,有的则暗骂一声,用破旧的皮夹克盖在身上,似乎想要硬突破这火焰。但安洁莉娜看到他们有的成功逃了出去,有的则像根稻草一样被点着,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安洁莉娜恐惧地想着,自己今天大概是要死在这儿了吧,她不禁把伤心的泪水从眼眶中挤了出来。
她靠着此刻被烤的炽热的墙壁蹲坐了下来,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现在耳边呼啸的只有酒瓶爆炸的声音和人的惨叫声,以及什么东西被烤焦的味道,安洁莉娜不敢去想象那是什么,火光烤得她的脸颊炽热发烫,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想着自己和姐姐,和家人的美好回忆,她们在一起祈祷,玩耍......安洁莉娜想到她的葬礼,万一自己烧得连家人都不认得自己了怎么办呢?...
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令她昏厥的局面下,她隐隐似乎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她面前的火光,令她感觉到了片刻的安心,是那个人吗?安洁莉娜以为他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她把一直埋着的头抬了起来,在泪光和火光的掩映下,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带着玩味的笑和凛冽的金色眼瞳,而最瞩目的还是那和安洁莉娜一样的红发。她看到男人默默地向她伸出了手,他似乎在说什么,但安洁莉娜此刻什么也听不到,她盯着男人的脸,就好像他是上天派来的救世主,她渐渐感觉自己不到自己的身体......然后就那样倒在了地上。


当安洁莉娜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四周都静悄悄的,只有风在耳边划过的声音,漫天的繁星璀璨依旧,刚刚的经历难道只是一场噩梦吗?这样的话,那个人岂不是也......安洁莉娜觉得这比那样的经历更糟糕。但当她四处张望的时候她发现了不远处教堂窗前站着的人影,和那个火光映出来的一模一样,她起身慢慢踱步到那人的身后。
但他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缓缓地说道:“今天晚上的死亡名单上并没有你的名字。”安洁莉娜很疑惑地问:“什么名字....?是你救了我吗?” 他慢慢地转过头,对着安洁莉娜一笑,“这只是出于职责罢了,我只是好奇你能看到我?”安洁莉娜瞪大了眼睛,“那果然和我想得一样,他们都看不见你吗?你难道是天神吗?”红发的男子发出一声略带嘲笑意味的声音,说道:“下界的人当然看不到死神,除了将死之人。至于你,我也不知道。”格雷尔没有把心中的另一个猜想说出来,因为他始终还是不相信。
说完这话,格雷尔又把头转了回去,安洁莉娜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他在盯着教堂中的圣母像。她满心欢喜地开口说到:“那你也是神啊,就像我和姐姐祷告中的神一样,兴许是我的祷告显灵了你出现了呢?你一定是一位仁慈的神吧.....”看着身旁的小鬼开心地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些之后,格雷尔只好默默扶着额角,直到她停下来之后才看似无情地说:“死神是采集人的灵魂和记忆的,也不是你口中救人济世的神。”说完这话后他转身走进了教堂,安洁莉娜愣了愣也跟了上去。
他们取了几支祷告时用的白蜡烛,就那样坐在了圣母像的脚下。月光从最上方的玻璃窗洒下来,映在圣母像的脸上,使得此刻的圣母玛利亚苍白却又神圣。格雷尔取出一罐糖果递给了安洁莉娜,他用左手托着下巴,用他那独特的嗓音说着:“这是在来这里的路上买的,店主差一点以为我是拐骗儿童的了......呵,这样的美好夜晚就这样被你这个小鬼破坏了。”安洁莉娜此刻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她早就饿得不行了,把一罐糖扫得一干二净,到了最后才猛然想到什么似的把糖拿到格雷尔的面前摇晃着问他:“你不要来一点吗?”格雷尔深深地为这个人类小鬼感到无奈,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

在教堂等待天亮的过程是很漫长的,他们只好聊了很多,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安洁莉娜发问的,问了很多她那时候便压抑在心中的问题。格雷尔虽然觉得不耐烦,但这样无聊的夜晚能有个人在身边已经很幸运了,他一直听着身边的小鬼讲了她自己的各种家事,差不多从她出生到现在这一段短暂的人生经历被她讲了个全全面面.......格雷尔觉得她真的有能力去出一部无聊的人生传记小说了。
到了晨曦微露的时候格雷尔站起身来,打断了安洁莉娜的喋喋不休,他说道:“该送你回家了。”安洁莉娜开心地站起来就那样拉住了他的手,还天真地说到:“你果然是位仁慈的神呢。”
看着孩子纯洁无辜的笑,格雷尔莫名地就对她说:“我的名字是格雷尔.萨特克里夫。”那孩子又天真地笑了笑说到:“我叫安洁莉娜.达蕾斯。”
安洁莉娜只觉得转瞬间就到了家门口,她对着越走越远的身影大声喊道:“下次再见哦,格雷尔!”然后便看到身影消失在了第一缕阳光中。
当然,对于安洁莉娜一夜未归,而且头发还被些许烧焦了,之后又在死神的帮助下回到家的诡异经历家里自然没有人会相信她的鬼话。除了姐姐瑞秋,她温柔地摸着安洁莉娜的头发说到:“兴许下次你能把那位红头发的死神介绍给大家。”回应她的是安洁莉娜略带腼腆的笑。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