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Breaking Bad 白/粉】Sleepwalking

这种空洞的感觉,就好像很多往日的东西被焚烧,然后全部变成灰烬,只留下焦黑的痕迹。


-------------

Jesse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地加快,敲击着胸腔,带来一阵窒息和疼痛。


他记得在梦中自己开着一辆跑得很快的车,不受控制地一路向前狂奔,四周的景色在黑夜中扭曲旋转,前面的路像是怎么也走不到尽头,但有一种被牵引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一直向前。他一路踩着油门,最后在一道强光中和什么东西相撞,他甚至都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撞上,一阵眩晕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头昏昏沉沉地痛,他努力地回忆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记忆像是长满杂草的平原,不着边际,只有偶尔冒出来的片段。不知道这是不是抽大麻的后遗症。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洁白的房间里,是可以用“洁白”这个词来形容,因为在不大的房间里床单、被子、窗帘都是清一色的纯白,墙壁被刷得平整而洁净,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房间被反射的光线照得异常明亮。


有人为他拉开了窗帘,一阵带着轻微暖意的风轻柔地从窗户钻进来,Jesse喜欢那种风从他脸上流动而过的感觉。

Jesse眨了眨眼睛,努力抬起身子,他抬眼往窗外望去,窗外的一切清晰而迷人,孩子的笑声,鸟的鸣叫,风吹动树叶的声音......细小而微妙。他真的醒了吗?


Jesse起身走到了客厅,在客厅中惶然地站着,这是那座他熟知的房子,他在这里一直居住,直到有一天搬出去后就很少回来了。

母亲正在院子里栽花,那些紫色的、粉红色的花永远是母亲的最爱母亲从余光里瞥见他,然后转过身来用围裙擦着自己的手,亲切地露出一个笑容,自然而又带着慈爱。

Jesse用左手挡在眼前,眯着眼镜从指缝中看着刚升起来不久的太阳,天空里有一些稀薄的云,淡淡的像是画家的画笔沾了淡色的颜料刷上去的。

不真实。

他觉得就算眼前的一切真真实实地存在,他依然感觉不到,他像是被包裹在一团软软的棉花里,温暖而舒适,被包围着,保护着。


------------

此刻他像一具失去意识的游魂,思维似乎停在了某个时刻,再也感受不到情感的流动。


有一阵门铃声响起,Jesse在用餐中条件反射地将头偏转到门的方向。母亲站起来开门。一个和Jesse年龄相仿的棕色短发男孩站在门外,手中抱着课本,腼腆地笑着并带着礼貌问候了Jesse的母亲。

“Jesse,是James 你吃完饭后和他一起去学校吧。”母亲一边把男孩邀请进门一边说道。

Jesse皱起了眉头,他不记得什么James,也不记得他还在上学,他咬住手中的叉子,皱起眉头不去看他们。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忽然间被传送到某个平行宇宙的时空穿梭者,因为不管记忆怎样模糊,在Jesse Pinkman的人生里绝没有过这些。


他和James一起出了家门,男孩一直在找话题,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十多年,对彼此熟识到知根知底。但Jesse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每一个疑问,他一路沉默到了学校,棕发男孩有些挫败和委屈,但又真切地跟揽住Jesse的肩膀一起进了教室,笑着问他今天怎么了。


James和他坐在最后排的位置,他看了一眼桌上的课表,第一节是化学课。他莫名紧张起来,一切都是那场梦的错,让他从刚起床时就开始心神不定。他不安地将十指交叉在一起,紧握着将它们贴在额头前,闭紧了双眼。他那个样子就像在祈祷。

铃声响起时,他闭着眼睛听到了老师进教室的脚步声,嘈杂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只有几声起伏的轻笑在空气中飘荡。


他的脑子里传来一阵喧嚣的人声,扰得他心烦意乱,转瞬间有些眩晕,他懊恼地睁开眼睛。年轻的化学教师在讲桌前一面提出疑问一面风趣地和学生互动,前排的学生发出一阵阵笑声,这是大概是每个年轻教师的魅力。

Jesse直直的凝视着讲桌后的人,年轻的化学教师有着一头微卷的黑色短发,黑框的低度数眼镜,穿着天蓝色的衬衫和黑色的休闲裤,他全身上下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

像是想重新确认一遍似的,Jesse再次闭上眼又急切地睁开,绝望地发现一切不是他的错觉。


他等不了了,于是站了起来,James抬起头来用急切的眼神望着他,并试图拉住他,但他粗鲁地从James旁边挤了过去,径直走到了年轻教师的眼前,无视了所有人对他的警告和教师诧异而真诚的疑问。

他就那么略显尴尬地站在化学教师的面前,直视着他碧蓝的眼睛,他能察觉出那双眼睛中带有的疑惑和关切。

越来越焦虑的情绪在Jesse的心中汇聚,让他觉得一切濒临崩溃。

就在这奇怪的对视中,他开口了,“这不对,这不对......  Mr.White”他重复地低语着。然后逃一般地跑出了学校,一路上有美丽的女孩子向他打招呼,所有的人都在脸上表现出了他们的善意和友好,并不在乎他神经质的表现。

他闭上眼睛,想象出那双眼睛的样子。那么幽深的绿色,每一次的对视时凝视他的瞳孔就好像能够被吸进一片碧绿的深色林海。他记得,他一定会记得。


但这不对,这一切都不对!他不接受。



--------------

他在街道上横冲直闯,周围的景象开始在视野中闪过变得扭曲,而之前出现的人声越来越嘈杂,冲击着他脆弱的神经。


他跑到了很久,几乎穿越了整座城市,他从一条一条的小巷间绕过,跑过人员稀少的广场,穿过老年人散步的公园,最终跑到了一条河边,再往前走便是沙漠。


Jesse把两只手臂搭在桥栏上,丧气地垂下了头,将整个身体倚靠在桥栏上。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跳着,他再也没有力气去找人询问什么,或是继续逃跑。

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方,太阳几近要落下,红色和金色的光交织在一起,他将头埋下,在双臂里,眼泪像是从心口里流出来一般,源源不断地浸湿了他的袖口。


他的心就像一口满溢的井,这里盛满的东西太复杂,但大多数是对于失去而产生的不甘和绝望。


如果没有那个梦该多好呢。


--------------

落日的余晖让他感觉很温暖,当他哭出了所有伤心和疑惑的泪水之后,好像有人轻轻拍着他的背,让他平静下来,让他知道他不是失去了一切。

Jesse近乎痴迷地看着那霞光一点一点地消失,直至天色完完全全暗淡下来。他的全身都在发冷,哆嗦着,颤抖着。


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一阵清凉的夜风从沙漠深处吹过来,带着些许的力道,Jesse感觉这就像一个扑在背上的拥抱。


“I'm sorry , Jesse."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那声音他听了千百遍,熟悉到不会认错。

  " Mr.White?  Mr.White!  "

  " Where are you...?  "


他转身朝沙漠深处执着地喊着,但风在此刻杂乱无章地呼啸起来,将他的声音拖长。


Jesse徒劳地眺望着一片漆黑的沙漠深处,再次确认那个声音已经消失了。怀特那个老混蛋,就这么撇下了他。


他靠着身旁的一盏路灯坐下,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无力的妥协。


--------------

再一次醒来时,依旧是在那一间纯白的房间,洁净得一尘不染。

愤怒的情绪让Jesse的泪水不断汇聚在眼中,他让自己躺在床上,泪水不受控制地随着情绪的涌动而溢出,纯白的天花板将视野染成单一的色调。


他以为这样就能洗清一切吗?他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不能总是逃脱!


Jesse光着脚跑到客厅,他撇过头不去看母亲,抬起右手想抹掉还留在眼眶里的泪水。

母亲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着早间新闻,餐桌上有热好的牛奶,烤好的面包和培根的香气在房间各处蔓延。


“Jesse ,发生了什么?”父亲发现了他的异样,放下报纸走过来用左手握住他的肩膀,右手搭在他的后颈上,温柔地问道。

Jesse摇了摇头,努力忍住即将涌出眼睛的泪水。母亲放下了餐盘,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让他坐在沙发上,自己坐在旁边,然后把Jesse整个揽在怀中。

Jesse无声地在母亲的怀里流眼泪,轻轻颤抖的身体像是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母亲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但这似乎让Jesse哭得更厉害了。



---------------

被母亲哄着吃完早饭后,James像是准时般的按响了门铃,拉着Jesse出了门。

性格本就阳光的男孩们很快就欢畅地聊了起来 ,Jesse问了很多对于James来说很奇怪的问题。

“Hey ,别装作你不认识我,我们从小学开始就在同一个学校上课了”James对着Jesse翻了个白眼,“不过你总算正常些了。”


太阳才刚刚升起来,暖黄色的阳光包裹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事物都变得清晰起来,Jesse很少起那么早,但他喜欢早晨的感觉。

他有些不受控制地跟着James穿梭在人群中,这种感觉就好像意识清晰的梦游,就像之前在那场梦中一样。



---------------

Jesse渐渐喜欢上了那种有家人的安定感,在每一天的早晨,可以不再在一间只有他自己的房子里醒来,然后饿着肚子去买洋葱圈吃。

他可以在晚饭后陪父亲去散步,在公园里带着孩子们一起玩。

他可以不再用抽大麻的方式来赶走自己的空虚。

他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他可以接受。

接受在那间纯白的房间里醒来。



 


" Jesse , 当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很长的噩梦吧。"


FIN


----------------------------------------------------------------

文章里应该会有BUG, 一口气写下来,又改了一遍简直心力交瘁

总觉得像是给了小粉一个HE的样子=-=      

PS:虽然有一个原创角色James,但CP的确是白粉没错:D



评论(2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