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轻轻的


什么东西都是轻轻的,就连你说话的语气,就像你躺在安静卧室的床上,哈哈,好像不愿意完全信赖那张床,只把半边的身体轻轻靠在床垫上。
我看到完全一模一样的脸,你的呼吸,轻轻的,像是最深最寂静的夜晚里悄悄路过的野猫的脚步。
嘿,为什么我把你挂在心头时也是轻轻的,当它坠落的时候,砸得我那么痛?
亲爱的,看到不远处的黄昏了吗?群鸟正在努力振翅飞向的地方,我把手伸向天空,它们甩得我好远好远——

soon, soo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