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最后的摇篮曲

摇篮曲,摇篮曲,那个姑娘双手抱住膝盖,在火焰堆旁哼唱着一支摇篮曲,轻轻的,和火焰跳跃在木头表面的声音一起协调得动听。
暖橙色的火光映亮了她柔和睁开的双眼,轻轻摇晃着身体仿佛自己活在旧时童年记忆中,阳光下的藤竹摇篮里——那时没有母亲为自己唱摇篮曲,也没有父亲拖住自己渺小的身躯俯视大地,在三月即逝,四月将至的春天里,渺小地降生,不惊动一丝空气。
童年开端的天空中布满了交错的彩色毛线条和不知哪里飘过来的不规则的肥皂泡。那时的摇篮曲是风和树叶一起和响的,风撑大自己有力的手掌把她吹得老高,在肥皂泡折射的光影中,她看着那些生命中浮光掠影般的片段,没有满载记忆的身躯真好,快乐于当下,无悔于曾经。
她依旧哼着摇篮曲,火焰燃尽,星星点点的红光在一堆漆黑的灰烬里耗尽自己的余温。抬头,柔顺的黑发扫过她冷冷的双颊,今晚的银河如几千几百万年前一样熠熠生辉,但忽然的她觉得它们也不过就像自己小时候搅动肥皂水时生成的一片白色泡沫。凝望再无意义,一滴眼泪落进木头的余烬里,一丝几不可见的青烟,一声摇篮曲最后的颤音,慢慢地她也冷了下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