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Slient Hill】爱人(1121 NC-17)


他从一个湿漉漉的梦境中爬起,梦里有一个在潮湿沼泽地不断追着他的不明生物,当他停下奔跑时就能听到对方好像在他耳边的细碎可怖的低语。

他拼命奔跑,幽暗的树林里亮起隐隐的光,穿过层叠的枝丫。他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往光点狂奔,那是一座木屋,Henry急切敲打着木屋的门,向里面的人呼救。最后迫于无奈只好一脚踹开了门,眼前的熟悉画面却让他愣住了。和302公寓一模一样的房间出现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公寓里,满身泥泞潮湿的他疲倦地躺倒在了地板上,然后便从噩梦中醒来。天花板上的风扇转得他晕晕乎乎,早晨的日光透进来照得人睁不开眼。

他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吧台上想起昨晚的噩梦,那些画面历历在目,让人难以从脑海中甩脱它,还有那些可怖的低语,听不懂在说什么,但语气令人不寒而栗。他打了个冷颤,拿起外套起身离开了公寓。

——————

又一个诡异的噩梦,他在302自己的房间里醒来,天花板上的风扇依旧在转,窗外漆黑一片,死寂得没有一点声音。
Henry发现这里不是302,是那座木屋。床下有一堆照片,都是他以往的摄影作品,只是在他漆黑床下的它们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他把手往里探,摸到冰冷的像是动物肌肉组织的东西,他大胆地拿了出来,那是一个心脏,上面沾着的冰冷血液已经凝结成了带着腥臭味的血块。他被恶心到了,但又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心脏,只好把它又塞回了床底下。这只是一场可怕的梦而已对吧,他意识到自己在梦境里却像受了诅咒般醒不过来。

Henry往浴室走去,但一阵不祥的预感在心里升腾——血......血顺着浴缸边缘流过浴室的瓷砖地板,一直蜿蜒到他的脚下,像是一条条红色的小蛇。白色浴帘上溅满了鲜血,扑鼻的血腥味传来,让人阵阵作呕。他再次昏倒在地板上,不敢去想浴帘后面到底是什么。

这次几乎是从梦中惊醒的,头顶的风扇转得让人思绪杂乱,这不会又是另一个噩梦吧?想确认一下的Henry从床上直接滚到了床底,没有血,没有内脏,只有一堆旧照片。这时他砰砰狂跳的心才开始平静下来。

第三个夜晚,他努力想从手里的平装小说中获得清醒的乐趣,但眼皮越来越沉重,最终还是屈服了困倦的本能。

他从那个转着风扇的房间里醒来,四周依旧漆黑一片像是受了诅咒般的永夜。这次他控制住自己不去任何地方,闭上眼睛躺在床上,等待清醒的时刻到来。

死寂中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平静,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还是下了床,趴在窥视孔那里想看清门外到底是谁。兴许他或者她会有答案,为什么他们会陷在这样的一场噩梦里。

他忽然想到这里是森林深处的一个小木屋,想到那个毛骨悚然在他耳边低语的怪物。Henry小心翼翼地往外望去发现对方是个人类的时候松了一口气,那个站在门外的男人有着金色的头发,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大衣,敲了门但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他刚想打开门,却发现对方的幽绿色眼睛透过凌乱的金色长发直直盯着他,扬起嘴角并且喃喃自语地说着什么,记忆中那阵可怖的低语的离他只有一门之隔,是他!

Henry把所有能搬动来阻隔门窗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在心里祈祷那个怪物离自己远一点,即使对方有着一副人类的皮囊。他靠着墙坐下,敲打自己的脑袋,希望能够醒来。

这次醒后他心里明白这一切都不简单,那些梦境已经在慢慢吞噬着现实。墙上的挂钟停在了三点零二分,那些低语在清醒时刻也不停出现在脑海里,电视在他回来时屏幕上闪着雪花点,他打开收音机,里面传出那些低语,接着是一个男声在断断续续说着:“I can feel you.”所有的这些快要把他折磨疯掉,他决定今天晚上去酒吧泡上一夜。

酒吧里虽然有嘈杂的音乐和大声谈笑的人群,他却觉得很安心。他不是个经常来酒吧的人,点了杯调酒便独自一个人坐在角落。恍惚间他看到在另一个角落的金发男人,他穿着那件在梦里见过的深蓝色大衣,独自坐在那里,长发遮住了他的脸。

Henry站起来向他走去,他要搞清楚这个从未某面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噩梦里。可是他发现男人也同样站了起来,朝长走廊那边走去,狭窄的走廊里挤满了喝得神志不清的人,Henry勉强挤了进去,对方却已经离他很远了,他忍不住大喊:“等一等!”对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并且消失在了拐角处。Henry穿过走廊来到拐角才发现男人倚着墙在等他,他这才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他有张漂亮的脸,迷人的绿色眼睛打量着Henry,视线在他身上慢慢移动,嘴角轻微上扬颇带笑意地看着Henry.

犹豫了一会儿他决定开口,对方却抢先说道:“咱们去你家吧。”
什么意思?难道他以为自己是找他约炮的吗?!
“不......不,我们就在这里谈谈好吗?”
“去你家,否则我就走了。”
男人的态度很坚定,依旧带着那种微笑抱着双手打量Henry。

回家的路上一路都很沉默,Henry不是个擅于言语的人。金发男人就跟在自己后面,自己该怎么提起那些诡异的噩梦?他会不会以为我是疯子?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已经到家了,摸出钥匙开门,男人跟着走了进来,他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男人开始脱掉自己的大衣,又开始解衬衫的纽扣,他解掉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漏出了雪白的脖颈对Henry说:“我叫Walter,Walter Sullivan.”
Henry拉住他:“不......Walter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为什么找上我?”他勾了勾嘴角,继续解着衬衫的扣子。
“是因为你出现在最近做的那些梦里。”
“亲爱的你喝醉了,我们去睡觉吧。”Walter笑着勾住他的脖子。
“不,你听我说,那些梦很可怕......”
“睡觉吧,亲爱的Henry.”
一阵刺耳的杂音出现在耳边,头痛得让人难以忍受,他终于昏倒在地板上。
“Got you.”
他昏倒前听到那个金色头发的混蛋说到。

Henry昏昏沉沉醒来,这次他需要撇过头才能看到风扇了,因为他感受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了身后。该死的Walter Sullivan! 但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他分不清,坐在他另一边的Walter给了他答案:
“欢迎来到我的梦境Henry.”
肉在后面!!

http://m.weibo.cn/status/4096385131258967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