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花的回忆

第一章

  • 灵魂的呼唤
    你可知道人的灵魂?至少我现在就是这样的存在。
    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清醒的、冰冷的梦,梦到的东西和人我已经全然忘记,或许是因为故意不再想起。我在一个开满红色蔷薇的地方,当我醒来时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墓碑,准确地说,其实我什么都忘了,看到那墓碑上的名字:安洁莉娜.达蕾斯,一股熟悉的感觉才涌上心头。看来这次我是真的死了。
    我踱步走到那墓园的中央,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座矮小而破败的小木屋,我暗自想着:这里连一个人也住不下吧。但是接下来却从那里面走出了一个人,鲜红的长发,红框的眼镜和电锯,那么地熟悉,可我却怎么也记不起了,甚至只是他的名字。
    他似乎看不到我,因为我正站在他的面前和他四目相对,他金色的眼瞳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流露出来,而嘴角却挂着诡异而夸张的笑。他拖着那红色的电锯缓缓地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想叫住他,但是我分明听不到自己所发出的声音。
    于是我也就只好跟在他的后面了,他的步态十分妖娆,就像是一只大摇大摆的猫。我看到他在我的墓前停了下来,兴许他认识我?只见他缓缓地蹲了下来,左手托住脑袋,歪着头,像个孩子似的打量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是他就那样蹲着,一动也不动,连我都有点不耐烦了。此刻我的脑子无比清醒,但我却什么也想不起,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去,那些曾经困扰着我的记忆好像被谁给抽空得一干二净,我现在唯一知道的只有自己的名字。
    这时,从蔷薇丛中走出了另一个人,脸上一副严肃冷峻的表情,就像是心底里埋藏在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川。他也戴着眼镜,但是却耸然一副冰冷的神情,一身黑色的、正式的西装,让人从心底里升起一种肃穆的感觉。
    他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冷冷地对那个还在对着我墓碑发呆的人说道:“格雷尔.萨特克里夫,有工作了。”格雷尔,这个名字我一定听过了不下几百次,现在我又听到了,但是那种陌生的感觉让我永远也无法摆脱,我在心里一遍遍地重复着。
    格雷尔缓缓地站了起来,慵懒地答道:“知道了,威尔,威尔你最近总是那么闲吗?真好呢......”那个名叫“威尔”的人依然面不改色地说:“只不过是休假罢了,快去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嘴里小声地嘟囔着:“真是的...”
    格雷尔一直走到了那破旧的小屋前,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前他居然朝我这边怪笑了一下。我一直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直到那扇木门在我眼前关闭。我推开门,里面却什么也没有,我暗自奇怪的同时也同时闪身走了出去。
    现在正是黄昏,夕阳的颜色为蔷薇花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然后便是无穷无尽的黑夜,我只好默默地坐在那儿,一夜未眠。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