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未央人未葬

我想生命对我来说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死亡,更不是什么能让我难过的事。
撕心裂肺地哭泣过,撕裂过自己的多少层内在,让我埋在深深的抑郁沙漠里。

很多时候生存对我来说很困难,和人交往,吃着不洁的食物,做着毫无意义和目的的事,冰冷如石,情感越来越淡化,但只有抑郁挥之不去。我想死,我记得自己以前轻轻地对一个朋友说过这句话。说的时候还是如此豁达,像是看到了海子心目中纯净的那片草原。

我很抱歉我曾经这么说,但孤独一涌上来的时候,我便奇怪,便觉得悲哀,为什么会是我这样糟糕的人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我在抽屉里悄悄藏了一封,不,一页纸的遗书。署名:一个愚蠢的孩子

要不还是回归以前极度感性的状态吧,哈哈,理性算什么,梦想算什么,在一个生来有病的人面前,生命和死亡的鸿沟如此浅薄。
我没理没凭但就是没法说服自己就这么活下去,自言自语,好歹我遇到过能够真心交谈的人,真正信赖我的人,我却像是个该死的伪君子把他们都骗了一通。心痛,更多的是为他们。

是不是好奇怪为什么我在几年前就得上这样的病?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只是一味地伤心,用割在我身上的伤口把一切的针对我的怒吼和鄙视化成躁郁症患者般的嘶嚎释放出来。
后来啊,我找到了我的希望,一个地方,我的心灵待了4年,现在是一个荒废的地方,如同我一样堕落走弯路。嘿,什么算是堕落呢?不过是失去了而已,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一场世人眼中可笑的闹剧终结了,我想我是不是早就死在这之前了?现在我活着,打出这行字也是我的理性灵魂相信我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所以它才选择活着,对吧?

我咽下过自以为有效的毒药,合上眼睛等待着幻觉和黑暗的降临,多么可笑啊......哈哈,就像我把它掺进草莓味的牛奶里喝下去一样。
这一生也就体会过一次那种感觉吧,硬是咬咬牙把一切都了结了的感觉。
在地狱的深处,自杀者被黑色荆棘紧紧缠绕,同性恋在下面的火海里挣扎。

嘿;-)  别傻了,没人会爱你
给自己阴暗的小屋子开个窗子吧,却发现只有老鼠和虫子会跑进来。

我躺着,想象海底冰冷流动着的海水,我是一条丑陋的,没有视觉的深水鱼,坚硬的鳞片,恶心外露的獠牙,在任何一个故事里都不会受到青睐的东西。

不是无病呻吟,是病入膏肓。
迟早,我要了结了这一切,坚强地去面对,不论我选择什么,这并不可耻,对吧。

评论(1)

热度(4)